伪“出世”的六宗罪

摘要:本篇博文赠予与我有类似想法——自以为已有出世之感的朋友。出世与入世,应当是80一代需要共同探讨的时髦话题,这一代人是意识形态断层期的弃婴,是新老社会形态交替的牺牲品,他们无法吸纳教育系统为之安排的所谓知识大餐,互联网的到来又及时提供了无边界的信息供以采样,但这一代人不完全独立思考的特性,注定他们只能武断地采集信息进而粘合成各种奇形怪状的价值观体系。一句话,这 ...

本篇博文赠予与我有类似想法——自以为已有出世之感的朋友。出世与入世,应当是80一代需要共同探讨的时髦话题,这一代人是意识形态断层期的弃婴,是新老社会形态交替的牺牲品,他们无法吸纳教育系统为之安排的所谓知识大餐,互联网的到来又及时提供了无边界的信息供以采样,但这一代人不完全独立思考的特性,注定他们只能武断地采集信息进而粘合成各种奇形怪状的价值观体系。一句话,这是游走于出世与入世却又不得其法的一代。

  新思维体系,必然在冲突与矛盾中诞生,历史长河如此告诉我们。我们是应当庆幸被历史选中,还是无视内心的矛盾冲突,投入旧有混沌的社会价值体系?我想,大部分人会在环境的影响下,毫不知情地被卷向后者,事实上连我有时也会动摇,其实获得人生中“麻木的幸福”,并非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但冥冥中远方总有一双无名的手在招唤,虽然模糊甚至有些遥不可及,但仅仅是轮廓已足够让人相信这才是人生真正意义上的彼岸。

  如此看来,出世与入世,应当是任何时代不甘于平凡而希望有所成的所有人的永恒话题。仅仅希望获得心灵的收获,又何必考虑太多入世的东西呢?

  出世之人,若是从悲观主义的角度来看,比起普罗大众而言,身上均带着一副无形的枷锁。能够轻盈起舞的,不一定是天使,也可能是鸟人。天使与鸟人的唯一区别,是一个关乎坚持与否的故事。前者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劫,放弃了需要放弃的,坚持了必然坚持的,最后以洁净的身体迎接幻化。鸟人则与之相反。

  更多的人是在路上,要么继续前行,要么坐地不起,要么半途转向,但通往出世的路只有一条,由出世到入世的路也为数不多。远远没有鸟人的选择来得更多甚至无穷。

  当然,出世的标准可能因人而异,在此不作深入讨论。但出世之人往往不易折回,难以找到回途之路,因此左右了成就,自封了脚步。或许,自以为已出世人,触碰到的并非真正的边界,我们面临的更多情况,往往需要出世与入世并行修炼,两相矛盾必然产生。

  以下点一点过于出世的五宗罪,希望我们均能早晚除尽:

  一、疾恶如仇过度,和而不同不足。矛盾是发展的阶段产物,没有发展就没有矛盾,我们需要树立对待矛盾的客观立场,不带有太多的感情色彩。判断的重应该放在矛盾的趋势,而非矛盾本身。唯有包容矛盾,才可化解矛盾,无论做人还是做事。

  二、把自我看得太重,外界看得太轻。自我修炼,并非类似武侠小说当中的闭关修炼,而是与环境互动的过程。人的转变,并非仅拿自己开刀就可解决,人是环境的动物,环境其实是个体的一部分,人与环境内外互动的结果,才是一个人思维体系的完整构成。

  三、时刻不忘判官角色。拥有出世潜力者,必然有一前提是较强的洞察力,它就像一把钥匙,没有它,门儿都没有。但是,初入出世者,拥有无比的探求欲,自以为一把钥匙可开万把锁,并且还真试个遍。可以理解这样的行为,因为还在探求阶段,求悟若渴。只是,操作过程中的度与量,需要把握,并且在量到质的变化中,需及时转化重心,判官的角色,其实并不需要当一辈子。但还真有人当了一辈子……

  四、滥用自我与他人的区别化。也是自以为出世的表现。看空与包容哪去了,每一个体,都是千千万万环境组合的产物,圣人是不可能存在的,只有接近的程度不同,说白了大家都还在路上,道不同者,和之,但未必化之,道同者,无谓较长短,修为组合并不相同,即便层次各异,又何干?

  五、个性的纵容。这里的个性不等同于性格化的层面。人有天性,是必然的,但若要入世,顺应天性,并不一定是最好选择。就如成功是刻意的,改变也是刻意的。以正在追求的成功来衡量,个性的保持已与需付出的虚拟代价等值。这个代价不需割弃现成的东西,输的是还未到手的未来而已。

  六、把出世等同于无欲无求。这是最为扯淡的想法,非常主流,因此某些实际上还瞒出世而又勤于商业的人不得不把自己归为俗人一类。如果出世等同于无欲,进步从何谈起,欲的说法,应予以区分,可以欲大欲小论,也可以自利他利论,总之,它是中性词,不应给它戴高帽。

来源:http://www.busiphi.com/farfarawayfromcommunity/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