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国进民退”是与非:从个人时代到国家时代

摘要:电脑报记者 熊雯琳 李好宇 “国企面孔”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中国互联网的未来走向。也许以前充斥着民营企业的互联网具有厚重的草根色彩和个人主义方向,那么背景深厚的国营企业将为中国互联网涂抹上严肃庄重的国家主义色彩。 央视打响视频网站国有化第一炮 2009年12月,注定是让视频行业大佬们惊心动魄的一个月。 提供视频下载的BT网站们怎么也没想到,2009年12月成 ...

电脑报记者 熊雯琳 李好宇

“国企面孔”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中国互联网的未来走向。也许以前充斥着民营企业的互联网具有厚重的草根色彩和个人主义方向,那么背景深厚的国营企业将为中国互联网涂抹上严肃庄重的国家主义色彩。

央视打响视频网站国有化第一炮

2009年12月,注定是让视频行业大佬们惊心动魄的一个月。

提供视频下载的BT网站们怎么也没想到,2009年12月成了他们的死期。这对各类视频分享类网站来说也不是什么好消息,细心的网友发现,很多台湾电视剧、海外电影已经悄然撤下了各个视频分享类网站,能够看到的电视剧、电影越来越少了。

12月中旬,湖南广电集团投身互联网,高调推出自己的网络电视台——芒果TV。大家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12月29日,中央电视台的中国国家网络电视台(CNTV)也正式上线,同一天不声不响测试上线的还有浙江广电集团的新蓝网。而此前两天,刚刚得到上海市政府注资的PPLIVE更换域名为PPTV.com,从偏技术的网络视频直播网转向媒体化。

竞争格局还在悄然变化,2010年1月4日,网易也推出了视频频道。两天后,搜索引擎百度也宣布组建独立网络视频公司,进军正版高清网络视频,加入市场鏖战。至此,包括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在内的四大门户网站以及百度都已跻身网络视频领域。

这些看似关联不大的事件背后,其实映射着一场互联网视频行业的大风暴即将来袭。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09年底,中国网络视频用户已达2.4亿,每三个网民中就有两个是网络视频用户。与此相伴的,是商业模式的日渐成熟和可观的利润空间,最重要的,是“国家队”的入侵。

实际上,央视早在2009年1月就着手准备网络电视台的事宜。当时,国家广电总局网站一条快讯称,“央视网成都研发基地是国家重点新闻网站中设立的第一个研发基地,主要任务是为国家网络电视台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壮大,提供P2P等关键技术的研发服务”。

为了尽早推出网络电视台,CNTV还采用了先上线后完善的策略。不仅如此,CNTV并不避讳要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正版网络视频传播机构。它手握中国最大的网络视频新闻数据库,包括100个CCTV新闻栏目、50个地方卫视新闻栏目。此外,它还计划汇集中央电视台45万小时历史影像资料、全国电视机构每天播出的1000多个小时的视频节目,建立中国规模最大的多媒体数据库。

然而,众多视频网站的老大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都表示,欢迎“国家队”的入场,认为此举有助于扩大视频行业的市场规模,并且能够使得网络视频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行业主流影响力。

哪里有香饽饽 哪里就有“国家队”

实际上,对于互联网一些关键领域,国有资本的渗透和占领已有先例。比如最早的门户网站领域,人民网、新华网、千龙网等都是“国家队”出身,但新浪、搜狐等门户已经靠先发优势,在新兴的互联网领域占据了信息传播的主导地位,“国家队”的专业性、商业性、创新性与民营门户网站还是无法比拟。然而,在互联网这个不得不占领的阵地,“国家队”依然在强制推进中。

比如第三方支付领域。2009年6月,银联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ChinaPay,下称“银联支付”)与B2C企业当当签订合作协议,并展开与京东商城、卓越亚马逊、美国新蛋网等著名B2C企业的紧密洽谈,这也是“银联支付”成立七年来首度进入电子商务领域。据“银联支付”介绍,今后他们还要涉足公共事业性缴费领域,并计划通过各地银联分公司实现与各地水电煤公司的合作,之后他们的触角还要伸到教育、通信领域。

对于这一系列举动,银联受理市场部副总经理房建国公开表示,“银联支付”希望成为网上支付的“国家队”。在他看来,以银联现有的境内外资源、技术实力和品牌影响力,实现“后发制人”不是难事。在电子商务三大主要领域的选择上,“银联支付”明确表示以B2C为主,B2B为辅,不做C2C。业内人士认为,支付宝、财付通等都是C2C类电子商务网站已经拥有的第三方支付工具,而在B2C和B2B市场,还拥有广阔的有待开发的市场。

对于“国家队”的强势进入,民营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态度也非常低调。支付宝总裁邵晓锋当时就表示,阿里巴巴集团高层在内部讨论时已经基本达成共识,如果政府需要,支付宝随时可以送给国家,但基于银行有各自的利益考虑,支付宝不能送给银行。“这实际上是支付宝表现的姿态,并不是我们最终要交给政府,而是表示支付宝的态度。”支付宝公司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除了低姿态,支付宝还不断地进行差异化竞争来应对挑战,包括B2B合作企业的海外支付、手机支付宝等。

而炙手可热的网游行业也被“国家队”盯上了。在2009年12月召开的第七届网博会上,中影就现身了。尽管中影营销公司参与网博会是与麒麟游戏合作,借麒麟的热门网游《成吉思汗》的同名资料片,宣传其投拍的岁末大片《刺陵》,但中影营销公司总经理蒋德富还向媒体透露,中影未来不仅将为网游拍电影,还会成立网游公司,自己做游戏,“我们目前就有网络公司,开展游戏业务应该顺利成章。”

“国家队”干不过草根民企

“国家队”瞄准了互联网,但是他们在互联网领域的表现如何呢?视频行业,业界不能回避的“烧钱”问题,即使是央视网络电视掌舵人汪文斌也羡慕民营视频网站能够每年融资,“不差钱”。土豆网王微也说过,手里没有几个亿谁也别想玩视频。除了宽带、服务器、人力成本的投入外,网络视频行业还面临着版权费用的巨大压力。这一局面,不仅民营企业要面对,强势进入的“国家队”同样需要面对。

在第三方支付行业同样如此,尽管“银联支付”在去年高调进入网上支付行业,但是迄今为止,支付宝行业第一的地位仍无人能撼动。

过去10年里,取得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几乎都出自“草根”之手:民办学校老师马云创办阿里巴巴、程序员马化腾创办腾讯及网易、盛大等公司,都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优秀代表。

就互联网领域而言,“国家队”的表现并没有人们想象中好。千龙网这类网站一直无法成为资讯类门户的主流。2006年中国移动推出自己的IM平台飞信,到2009年上半年约发展了1.8亿注册用户、5000万活跃用户,但与腾讯的10.6亿注册用户相比,仍有不小差距。

最近一个例子是人民网在2009年12月22日上线测试的微博。用户发现,这个服务居然无法支持Firefox、Chrome等更多的浏览器;它的站内短信甚至可以向所有用户发送而不必区分对方是否已经加你为好友。 在当天仅仅测试两个小时之后,人民网微博就因为技术不稳定而暂时停止服务。

对话>>

没有不喜欢“国进”的企业

对话人:电脑报

对话嘉宾:PPLIVE CEO 陶闯  支付宝副总裁 邱昌恒

没有哪个企业不希望得到国家政府的投资,因为只有得到政策上的支持,企业才能走得更远。这样一个观点是记者在采访了已经拥有政府投资的企业之后总结出的。从下面的对话中,我们不难看出“国进”已经成为当今互联网企业的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生存方式,但这些企业却否认了“国进”必定“民退”的思路。

“国进”不一定”民退”

电脑报:近日PPLIVE得到上海政府注资,并且更名为PPTV,这两者是否有必然联系,还是PPLIVE想转型向“国家队”靠拢的举措?

陶闯:其实我们并不是说要做一个转型,PPLIVE更名为PPTV,是以我们的媒体属性定位为出发点的,以前PPLIVE是一家比较偏技术的软件公司,另外就是从用户的角度来考虑的,TV更容易被大众接受。PPLIVE一直就是在做网络电视,你在百度上搜索网络电视,我们会第一个跳出来。

另外从资本的层面上来说,我们还不算是“国有”,我们主要的股份还是资本市场上的,政府有战略投资的部分,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股份是管理团队持有。

电脑报:上海政府注资是否意味着PPLIVE会得到更多国有政策的支持?

陶闯:政府的投资会带动一些软资源方面的支持,对PPLIVE在运营上也会有一些指导。我们当然也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政府支持,毕竟,在网络视频行业里,沿着政策和扶持的方向才能走得更长远。

电脑报:有人说视频行业会出现“国进民退”的态势,您对这个观点怎么看?

陶闯:我想“国进民退”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对于有些企业来说,“国进”仍然会进,而对于有些企业来说,“国进”可能就是加速他们的退出。有个最好的比喻就是视频行业即将出现的“围城”现象,城里的人往外跑,城外的人想进来。城市没有变化,但是城里的想往外跑,城外的想往城里跑,包括门户网站也冲进来,广电系统、电视台也都要进来,城里的人,包括我们这些视频网站,大家知道一路走过来不容易,一直在烧钱,投资人所谓的耐心还是有限的,所以城里人往城外跑。

但实际上,“国家队”、门户等各路人马涉足网络视频,正是证明网络视频行业的大趋势时代已经来临,这是“国进”的方面,但另外一方面,包括内容成本、带宽成本和技术支撑,网络视频市场还没有达到大家想象中那么大的空间,视频行业的很多第二梯队企业会面临更大的挑战,比如面临“退出”的危机。

电脑报:之前“银联支付”作为“国家队”进入第三方支付领域事件引起各方的关注,作为民营企业的代表,支付宝如何看待“国家队”进入对于行业的影响?

邱昌恒:对于“国家队”,比如银联这样的企业,我们认同他们的优势,银联拥有在国家、政府等方面的资源优势,并且在线下有比较庞大的终端优势,例如我们常用的POS机等终端,正是有这样一些功能和产品的存在,可以让这个市场多元化,有一些新的模式出来让用户去选择使用。

电脑报:“银联支付”主攻的领域是B2C和B2B,而此前在C2C领域有绝对优势的支付宝这两年也开始在B2C领域有越来越多的投入,在与“国家队”的竞争中,支付宝有什么招数?

邱昌恒:支付宝会专注于电子商务层面,这个是我们的核心优势,也因为这个市场对支付和信任的需求最迫切。

另一方面,我认为对于行业发展来说,用户的需求是第一位的,我们关注的是更好的用户体验和需求,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最好。

因此,我们非常欢迎其他的支付企业也在这一领域大力开拓,相信随着网购市场的成熟、网上支付人群的扩大,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电子支付的行业中来,电子支付也会越来越得到国家政府的重视,提高第三方电子支付的实力。

电脑报:对于互联网领域“国进民退”的观点,您怎么看?

邱昌恒:我们不认为“国家队”的参与,就一定对民营企业进行打压或者造成劣势。

举个例子,国家在2006年拟出台《支付清算组织管理办法(草案)》但一直迟迟没有出台,这说明两点,国家对于电子支付方面的政策和指引是非常慎重的,不会随意去制定一个政策。另一点,说明国家也希望让这个行业先去摸索和创新,而不愿意过早通过政策来限制创新和发展。

激辩>>

互联网“国进民退”是与非

“国进民退”在传统行业中已经算不上新鲜,但在互联网行业提及这一概念却让人觉得有很多是是非非。在有人拍手叫好,有人充满质疑的一系列声音中,我们可以听出每个人关心的实际上还是“国进民退”背后的现实意义。

网络应该“国”“民”共有

发言人:云南大学副校长、北大经济学院前副院长曹和平

有些产品天生属于自然垄断。所谓的自然垄断,就是搭建单一网络要比多个网络成本低。比如在一栋楼房中,两家公司各安装一条独立的煤气管道,就不可避免地造成资源浪费,那么这栋楼就需要“垄断”,由一家公司提供煤气管道服务。从某种形式上看,国家正是这样的一栋楼,在一些特殊的自然垄断行业,是允许甚至必须采取垄断组织形式的。

那么互联网属不属于自然垄断行业呢?答案是所有的网络资源都应该被纳入自然垄断的范畴之中,比如航空网络、通信网络。这不难理解,建一张网的成本肯定要低于多网。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自然垄断行业的是“网”本身,而非网络上的节点。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全国280多个机场,上千条错综复杂的航道组成了一张空运服务网。但垄断的只是空运网络本身,而不包括这些机场——也就是网络节点。

既然互联网天生需要垄断,那么下一个问题是,垄断的主体应该是谁?是国家还是大型民营企业?都不是,我认为应该是国民共有。这个“共”大有来头:平时我们所讲的“公”、“共”有着截然不同的含义。“公”指国家,“共”指全体国民,包含“国”和“民”的成分。由此推演,互联网本身就应该由“国”和“民”共同享有。互联网发展的前十几年,一直是“民”的天下,难觅“国”的踪影。既然互联网理应共有,现在的“国进”并无不妥。

在这样一个国有资本几乎空白的市场中,“进”多少、“退”多少合适?决定权应该交还给市场。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莉诺·奥斯特罗姆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共有资源所获得的超额利润,应当为共有它的每一个个体所共享。不应该简单地用国有还是民有这样一个工具变量来衡量,有时国有合理,有时民有合理。至于“国进”的度是多少,关键要看人们是否可以最大限度地得到垄断资源的超额利润。

“国进民退”在互联网不会大规模发生

发言人:易观国际资深电子商务分析师曹飞

互联网一些细分市场很早就出现了国进民退的苗头,比如电子支付。我们在2008年底的一份电子商务行业分析报告中曾经做过预测:电子支付领域有两个明显的趋势,一是国家监管力度不断加大,二是国有资本的快速渗透。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除了电子支付的基本属性,还有近两年来市场状况的不断变化。本质上看,支付软件实际上是货币金融体系一个新兴的组成部分。金融(银行)领域国资占到多少?保守说也在90%以上,既然本质就是一种金融工具,实现国有化自然也是顺理成章。市场状况方面,2008年以前,电子商务更多地集中在个人消费市场,流通金额总量小,监管和调控的需求没有那么迫切;近一两年来,企业级市场逐渐壮大,很多原本需要在银行完成的资本流通环节,转移到了网络——电子支付上,这就涉及大额资本安全。要知道,企业间货币支付量占到了整个市场的80%~90%,如果这个部分迅速扩容,相关的监管工作却没有跟上的话,一旦发生事故,后果非常严重。所以2009年底银联已经在电子支付方面有了很多动作。典型的一个案例是:北京奥运会官方电子支付软件是首信易——没有用支付宝或者财付通,而是选择了这个具有国资背景的“小家伙”。

目前的状况来看,“国进民退”只会发生在一些个别的细分领域,而不是一种互联网普遍的集体行为。比如支付、网络电视,都是一些需要国家大力监管的行业,同时与国有资本有交集,集中度高。或者不妨把“网上”和“网下”联系起来,你会发现,互联网领域国进民退特征比较明显的市场,也正是传统领域国资强势的市场,比如支付(金融)、电视台。所以说,网络上的国进民退在一些细分领域是大趋势,但整体来看只是小众现象,不会大规模地发生。

网民眼中的“国进民退”

网友“晴川树”:我不关心它是姓“国”还是姓“民”,这个问题不是和讨论姓“社”还是姓“资”一个道理吗?互联网天生具有开放性,国有资本作为经济体进入市场并参与竞争,对整个网络环境而言是件好事。

网友“Sky”:根据我的理解,“国进民退”主要意图还是监管,现在“国进民退”比较集中的行业是网络视频分享、电子支付、电子商务,都是长期自由发展,缺乏管制,且问题多多的领域,“国家队”的进入,除了监管,也可以起到很好的引导作用。

资深网络评论员李岩:“国家队”掌握了国家资源优势和政策背景,势必对民营资本造成打压。如果拿捏失当,对整个产业的发展极为不利。“国进民退”的大背景应该发生在“掌握国家经济命脉”的垄断行业,如矿产、通信、电力等,今天的互联网显然达不到这样的高度。这个行业需要引导监管,而不是政府的直接参与。这一波“进”得正确与否要看政府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和目的。我认为更应该出于服务的目的,而非控制。如果是简单去垄断和控制,“进”便毫无价值。

来源:电脑报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