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记者与产品经理,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摘要:我以前做商业记者,现在做产品经理,常常在比较,这两个差事有多大的不同。说实话,感觉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商业记者就是在天上。天天跟大老板聊天,试图理解他的宏伟蓝图,精妙想法。没有大老板会跟你聊具体的细节。都是战略,没有产品。能否跟大老板对接上,取决于你的思路能否跟得上。得够快,够犀利,够超脱。越是这样,你跟大老板就越近。 久而久之,有2个结果。第一 ...

我以前做商业记者,现在做产品经理,常常在比较,这两个差事有多大的不同。说实话,感觉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商业记者就是在天上。天天跟大老板聊天,试图理解他的宏伟蓝图,精妙想法。没有大老板会跟你聊具体的细节。都是战略,没有产品。能否跟大老板对接上,取决于你的思路能否跟得上。得够快,够犀利,够超脱。越是这样,你跟大老板就越近。

久而久之,有2个结果。第一,你的思维越来越“战略”化,总是朝着趋势,朝着方向去想问题。你试图跟大老板站在一个平面上。第二,你越来越眼高手低,因为你觉得你的视点已经足够高,除去战略以外的其他东西,都等而下之,小菜一碟。

简单说,就是中毒了。大老板是在天上,但是他的脚在地下,他是个巨人。你也在天上,但是脚没在地下,你悬空了。你是只菜鸟。

飞翔的感觉,俯视的感觉确实很美好。不过想一想吧,总不能一直飞吧,总得睡觉吧,一旦落地就很危险,谁都能把你吃了。万一飞得不好载下来,岂不是很惨?!

当然有人想做一辈子的菜鸟。反正我不想。飞在天上,菜鸟永远长不成巨人。巨人得从脚踏实地开始。就算你能长成翼龙,也得先到地上跑两步吧。06年的时候我开始找出路,那时觉得,无非是要着陆。一个是硬着陆,一个是软着陆。

我所理解的软着陆,就是保持在天上,即干着商业媒体这份差事,同时向下生长,把腿插进土里,即带一个团队,从头打造一个媒体。后来我去了网易做频道主编,过度之后,企图创办一本杂志和一个网站,就是这个思路。不过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我觉得终归就是中毒太深。老想着战略,搞不定人事。总在天上,看不清地形。

于是硬着陆。就是不要悬空了,换个差事干干。这就是到一起网做产品经理,从学徒开始做。

现在说说这个差事跟做记者的天壤之别。简单说,就是在地下。

用户为什么点这个按钮,不点那个按钮,你为什么用这个词,不用那个词。全部是细节,全部需要你去揣测那个时点,那个情景下,用户在想什么。这跟坐在五星级酒店里跟老板侃大山,隔着几千里。

你不能再把自己当成聪明人和成熟人,不能把你面对的人当成聪明人和成熟人。你只能把他们当傻瓜和小孩,而你自己也是傻瓜和小孩。这样,你才知道也许一个看似简单的步骤,中间隔了3个变化和起伏,几乎所有用户都会在这一步里绝望而去。因为傻瓜没搞懂,小孩没耐性。

如果还保持记者采访的状态,那出来的产品的用户,只有你一个人。真的。

这个时候,忘掉战略,忘掉高空俯视的心旷神怡。卷起袖子和裤腿,带上干粮,缓慢而谨慎的走在一条崎岖委蛇的盘山小道上。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山石流,或者草丛的毒蛇,或者你不知道的什么东西。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往前迈。很可能,一个疏忽,就是一个荒唐的错误,代价惨重。这就是我所体验的产品设计。

也许不是偶然。做产品之后,我开始喜欢看佛书了。佛说是因为妄想分别执着障碍了我们每个人,使我们看不到真实的自己,真实的世界。只要你把这些杂念戒除了,你就自然觉悟了,成佛了。

其实做产品的过程中犯下的错误,都是因为我们的假设错了。原本以为是这样,结果人家想的不是这样。原本以为这个很明显,结果除了你自己没人觉得明显。种种假设,都来自先入为主,都来自以为自己就是他人,自己就是世界。因为佛所说的妄想分别执着,你对真实的世界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但是当你作为记者去尝试理解老板的时候,你必须用到妄想非别执着。不妄想,你无法触及到老板心目中的宏伟世界,不分别,你写不出带有鲜明个人色彩的精彩经历,不执着,你撬不开老板的嘴,爆不了猛料出不了名。
所以,做产品,就是在一步步把做记者所形成的思维惯性打掉。也叫解毒。很可能做产品也会中毒,到时候再说,反正咱已经中过一回了。

不过,有一样东西是无论做记者还是做产品都是要首要具备的。真诚。对人不真诚,没有老板会跟你说实话,你有几条尾巴,他清楚的很。对己不真诚,也许永远都搞不懂你设计的东西为什么没人用。你觉得你会点那个按钮,但实际上你不会。

明心见性,顿悟成佛。彻底完整毫不保留的真诚,也就是明心见性了吧。

原文:http://blog.163.com/chenglingfeng@126/blog/static/18891788200810423653224/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