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国际起诉迅雷索赔210万 成非法转播奥运视频第一案

摘要:“奥运视频第一案”不过是一个缩影,可以说,近年来,在这场侵权与反侵权的斗争之中,几乎所有类型的视频网站都被卷入其中,而背后则是版权费用带来的盈利模式的考验   “法院已经受理,这将是奥运视频第一案。”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代理律师戎朝在走出上海市二中院立案庭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8月4日,距奥运开幕还有4天,他起诉了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迅雷公司 ...

“奥运视频第一案”不过是一个缩影,可以说,近年来,在这场侵权与反侵权的斗争之中,几乎所有类型的视频网站都被卷入其中,而背后则是版权费用带来的盈利模式的考验

  “法院已经受理,这将是奥运视频第一案。”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代理律师戎朝在走出上海市二中院立案庭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8月4日,距奥运开幕还有4天,他起诉了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迅雷公司”)。

  起诉书称,迅雷公司的“迅雷看看”直播频道在线实时转播央视奥运频道播放的在吴忠市的奥运圣火传递。而该节目已由央视独家授权给央视国际负责网络传播,迅雷公司并未获得授权,故而索赔210万元。

  而这第一案丝毫不意味着这是奥运视频的唯一案件。“还有几家网站也涉嫌侵权,不过,暂时还没有被起诉。”一位知情人士这样说,他还暗示,这当中也有刚获得了奥运网络视频传播权的网站。

  确实,奥运不过是将长期以来视频网站对于版权的爱与恨更直白地表现出来。何况今年6月12日至10月15日是“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行动”的特别时刻,其重点是对未经许可通过互联网非法转播奥运赛事及相关活动的行为进行重点打击。

  争抢奥运视频蛋糕

  如此,在这个时候“顶风作案”显然并不明智,所以视频网站要想获得奥运视频资源的途径只剩下从央视国际手中购买。

  据记者统计,包括央视网本身在内,共有搜狐、新浪、网易、腾讯、悠视、PPLive、PPS以及酷6等九家网站获得了授权进行奥运视频转播。不过,它们为此的投入也是巨大的。比如,PPS投入奥运转播的相关成本高达3500万元。

  当然,这些网站分奥运一杯羹着实让不少没有获得授权的网站艳羡。“我们的用户活跃量有望在奥运期间突破4500万的最好纪录,达到6000万至1亿。”PPLive总裁姚欣这样告诉记者。

  “在正式获得奥运传播权后,悠视网的广告营收取得明显成效,7月份的广告收入和去年同比增长了200%,而8月份的广告预售收入同比增长了300%。按照这个增长率,悠视网有望年底率先实现盈利。”悠视网高级公关经理徐女士向记者证实。

  几家拿到奥运转播权的网站都表示,获得转播权能够进一步获得网民和广告商的双重青睐,在竞争中获得领先优势。相形之下,没有获得授权的网站很可能就意味着在奥运期间,它们将无法播出有关奥运的一切内容。这对网站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不过,对于出现这样的窘境,没有获得授权的土豆网的相关人士只是表示,没有获得传播权,对土豆网的影响并不会很大,土豆网不会把奥运看作自己盈利的最佳途径。不过,最后时刻,土豆网还是借公益合作曲线进入奥运视频网站阵营。

  侵权之诉催动视频正版化

  其实,把眼光跳过这次奥运,也可以看到近三年来,网络视频行业迎来了一个“春天”。艾瑞网的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2月底,中国网民人数达到2.21亿,而在最新的统计里,我国的网民已经高达2.25亿,超过美国成为网民最多的国家。

  上海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副局长张哲更透露,目前全国宽带用户高达1.63亿,全国有2万个提供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网站,几乎所有的宽带用户都使用过网络视听节目。其中7600万网民下载过这些节目,3700万网民上传过视听节目。

  “但是网民上传下载的视听节目大多都是没有取得合法版权的,涉嫌侵权。”张哲在日前视频网站自律公约签字仪式上说道。在这种情况下,一些版权拥有者和代理商们早就坐不住了。

  而“奥运视频第一案”不过是一个缩影,可以说,近一二年来,在这场侵权与反侵权的斗争之中,几乎所有类型的视频网站都被卷入其中,无一幸免。只是以优酷、土豆网为首的在线视频分享类网站,以PPLive为首的在线视频直播网站和以迅雷为首的在线视频搜索类网站,它们面临的版权压力并不相同。

  但是,无论是迅雷,还是PPLive、悠视网等企业的相关负责人都向记者坦陈过,版权内容在企业成本中的比例越来越高,每年花费绝对数从几千万到上亿元不等。而即便如此,相关的诉讼也并未就此停歇,就在记者发稿时,上述部分网络视频企业就正面临着多起侵权之诉,版权人的索赔从几十万到几百万元不等。

  版权费用剧增考验盈利模式

  奥运视频版权,是要靠买,别无他途。然而,购买也是成本较高的方式,网民渴望网站免费提供的内容总是五花八门,这笔开销犹如无底洞,时刻考验着网站的盈利能力。

  为此,视频网站也在积极寻找更佳的路径。比如,对于视频直播网站,就采取了一个突破性的方法,选择与内容商进行合作,采用分成的方法获得播出节目的合法性。

  姚欣告诉记者,这一方式的妙处在于分成的依据,“PPLive采用第三方提供的收视报告作为我们与版权方公开的分成依据,我们据此对内容的收益来分成。”而PPS相关人士也承认,目前分成模式是网站获得内容最主要的渠道。

  迅雷在前段时间推出了“版权认领计划”,称将与提出版权认领的版权单位共同签署合作条款,将该版权内容收入中除去运营成本部分的收益,采取五五分成的方式回馈给版权单位。但是业内人士看来,迅雷的一个麻烦还在于,分成的依据并不是很牢靠,毕竟视频搜索不同于在线视频,不好统计“收视报告”。

  无论是购买还是分成,都在折射一个尴尬:不少视频网站所花的钱还只是风投的钱,自身盈利能力还不够强。以PPLive为例,其成本包括三大块:人力资源、场地等基本运营费用,版权费用,服务器及带宽费用。

  姚欣说,我们是“三年三步走”的计划:第一年(2007年)目标,广告收入和内容成本打平;第二年目标,是在内容成本持续上扬的情况下(包括奥运会这块独特的预算),广告与“正常内容+奥运会+服务器带宽”打平;第三年年中实现当月盈利,然后年终实现全年盈利。

  尽管盈利的压力在,但是PPLive并没有考虑过视频收费模式增加盈利。尽管在今年2月份获得首批视听牌照的民营网站激动网,在其视听平台激动宽频上就采用了向用户收取包月费的做法来获得资金。

  优酷、土豆、酷6等网络视频分享网站也纷纷表示,广告是它们现今最主要的收入,暂时不会考虑内容收费。不过,悠视网也表示,网站已经建立其自己的盈利模式,除了广告收入之外,不仅有互动增值业务,还有网吧业务。

  版权压力当然常在,多数视频网站在挣扎,为了那美好的“钱景”。正如姚欣所言,竞争对手也会关注奥运会,每一家有每一家的特色,今天的视频竞争已经不是简单的内容上、技术上的竞争了,这是一个综合实力的竞争。“不在于你播的内容,而在于你播一个内容还能挣钱,还可以再播下一个内容,而且可以持续盈利。”



微信公众号:alibuy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