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基于互联网的普惠金融实践报告

摘要:正如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所说,21世纪的企业必须承担起解决社会问题的责任,社会责任已经深入我们的企业DNA;只有通过解决大规模的社会问题,我们的生态链才能健康、繁荣地发展。在世界商业史上,商业成功与社会价值很少连接在一起。很多情况下,企业带来的是环境污染等负外部效应,企业社会责任对很多企业而言更像是负担。互联网金融正在改变这一切。互联网技术带来的金融服务成本下 ...

正如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所说,21世纪的企业必须承担起解决社会问题的责任,社会责任已经深入我们的企业DNA;只有通过解决大规模的社会问题,我们的生态链才能健康、繁荣地发展。在世界商业史上,商业成功与社会价值很少连接在一起。很多情况下,企业带来的是环境污染等负外部效应,企业社会责任对很多企业而言更像是负担。互联网金融正在改变这一切。互联网技术带来的金融服务成本下降和效率提升,使得商业成功与社会价值的连接成为可能。越来越多的企业和行业将证明,他们创造的社会价值越大,商业上也就会更成功。基于社会价值的创新,将引领下一波商业变革。

重新诠释企业社会价值

金融的本质是通过资金流动来完成资源的整合和配置,提高整个社会的福祉与效率。类似地,我们认为,一家企业和一个行业存在的最大价值,不再单纯是利润最大化,而是从更高的维度去全面衡量其创造的社会价值。赚取与企业成长周期匹配的合理利润,在商业上做到可持续发展,则是创造社会价值的必要条件。

很多人谈到企业和企业家对于社会的价值时,想到的还是慈善公益,以及传统意义上的企业社会责任。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捐赠相比,已经是两个层次完全不同的考虑。企业社会价值议题,则更加值得探讨。正如哈佛商学院三位教授约瑟夫•鲍尔 (Joseph Bower)、赫尔曼•伦纳德 (Herman Leonard)和林恩•佩因(Lynn Paine)在《企业在经济中的角色》一书所指【1】,“与企业主营行为的决策和管理相比,多数企业社会责任行为都是边缘性的。它们被看作是随机的,对目标问题的影响也很有限”。因此,他们主张,企业模式创新所带来的社会价值,远远高于企业社会责任。

战略大师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及其合作者马克•克莱默(Mark Kramer)也有类似观点,他们2011年在《哈佛商业评论》发表的《创造共享价值》一文中提出了“共享价值”的理念【2】。他们指出,很多企业仍困于一个过时的价值创造模式,将价值创造看得过于狭隘,仅仅追求泡沫中的最佳短期财务收益,忽略消费者最根本的需求,罔顾攸关企业生死的社会影响,这最终也会阻碍企业的长远成功。传统企业社会责任思维也割裂了企业利润与满足社会需求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合时宜。

在“共享价值”理念中,企业为社会创造价值、应对社会挑战、满足社会需求的过程中,创造出巨大的经济价值。商业必须重新连接商业成功与社会进步。公司聚焦于创造正确的利润,这个利润能够带来社会利益,而不是削减社会利益。共享价值不是社会责任,不是慈善,甚至不是可持续发展,而是一种达成经济成功的新方式。共享价值不是公司的次要活动,而是核心活动,它将引领下一轮商业思维变革,也将帮助商业重新赢得社会的尊敬(见表1)。

20150114163343

我们认为,一家代表未来的企业,首先是为社会带来最大价值的社会企业。基于互联网的普惠金融实践,则在很大程度上重新诠释了企业社会价值。一方面,互联网金融可以创造非常大的社会价值,更好地填补缺失的金融市场,服务小微企业和普通消费者,激活金融体系和服务实体经济。另一方面,借助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思想,可以显著降低金融服务成本和提升金融服务效率,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在满足传统渠道很难覆盖或不愿覆盖的长尾金融消费需求时,也可以创造合理的利润,实现自身的可持续发展。

填补缺失市场

互联网金融带来的变革已经不可避免。具体地说, 互联网金融填补缺失市场(missing market),为金融、商业乃至社会带来增量变革。

互联网金融兴起之后,一些人士认为互联网金融侵蚀了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领地,对传统金融机构构成冲击。这其实是一种误解。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4》就明确指出【3】,互联网金融市场定位主要在“小微”层面,具有“海量交易笔数,小微单笔金额”的特征,这种小额、快捷、便利的特征,具有普惠金融的特点和促进包容性增长的功能,在小微金融领域具有突出的优势,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传统金融覆盖面的空白。

我们不妨看看波士顿咨询(BCG)提供的美国金融市场数据【4】。过去十余年,美国市场上的实体网点和ATM交易量相对稳定,新增交易几乎全部来自网络和移动渠道。据测算,该趋势在2010至2020年的十年间仍将持续(图1)。

(图1)

20150114162232

实体网点交易量相对稳定,新增交易量主要来自网络和移动渠道。(来源:BCG)

换句话说,美国市场数据表明,互联网金融带来的是增量,这是一场增量变革。相信这一趋势在中国也是如此。中国投资公司副总经理谢平等人认为【5】,互联网金融研究的基准,是瓦尔拉斯一般均衡对应的无金融中介或市场情形,这也是互联网金融的理想情形(见图2)。根据瓦尔拉斯一般均衡,在一系列理想化假设下,完全竞争市场会达到均衡状态,此时所有商品的供给和需求正好相等,资源配置达到经济学上的帕累托最优。

提出“瓦尔拉斯一般均衡”的瓦尔拉斯及其理论继承人帕累托,属于经济学中的洛桑学派。在瓦尔拉斯一般均衡中,金融中介和市场都不存在,甚至货币也可有可无。而现实当中之所以存在金融中介和市场,主要由于信息不对称和交易成本等摩擦因素。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信息不对称和交易成本将显著降低,互联网金融将逐渐逼向瓦尔拉斯一般均衡对应的无金融中介或市场情形。

(图2)20150114164306

来源:谢平等,《互联网金融手册》,2014

我们的金融市场远未达到帕累托最优的理想状态。在达到帕累托最优之前,有一个帕累托改进的概念,即通过改善现有的资源配置,可以至少为其中一方带来好处,而不会减少金融市场上任何一方的好处。互联网金融创新完全符合帕累托改进的情形——在不损害传统金融机构或其他市场参与方长期利益的同时,给至少一个市场参与方带来利益。互联网金融可以消除和减少信息不对称,让资本供应者和需求者更充分地连接,降低金融服务的成本,提升金融服务的效率,从而填补缺失市场。这里所说的缺失市场,是由于金融抑制的存在,小微企业和普通消费者有大量金融需求未被传统金融覆盖。

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推动存款利率市场化,就是一个帕累托改进的过程。互联网货币基金的相关利益方包括用户、银行和小微企业等。先来看用户,互联网货币基金给用户带来了高于银行存款利益的收益。再来看银行,货币基金在其它市场里并没有长期动摇银行业的存款基础。从2001年到2013年,美国市场上货币基金规模与活期存款之比不仅没有上升,反而大幅下降。而且,互联网货币基金促使银行业更好地与全球趋势接轨,提升服务水平。最后来看小微企业,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薛兆丰教授撰文指出【6】,各大银行提供的低息贷款主要由大企业、国有企业和政府扶持项目享用,民营中小企业的真实融资成本要比大银行的名义利率高得多。随着余额宝等业务的壮大,更多的资金将会在民营市场中寻找出路,民营中小微企业的真实融资成本,恰恰不会上升,而是必然会下降。

作为从业者,我们尊重理论,同时也深知理论中指出的极致情景——如瓦尔拉斯一般均衡,其价值是作为方向的指引而非目标的设立。在可见的未来,金融中介不仅有存在的价值,而且有大量的价值创造空间。互联网技术和思想改变的,不是金融中介的存在,而是其形式、模式和效率。

拓展服务边界

互联网金融模式下,金融服务边界,包括客群及场景均得以大幅度拓展。

其中,金融服务客群的拓展,既有地域的拓展,也有客群的下沉。例如,根据2013年支付宝全民对账单, 无线支付占比最高的地区是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这里无线支付渗透率惊人,占比达38.3%,紧随其后的是西藏阿里地区,第三名是同样位于青海的黄南藏族自治州。事实上,移动支付排名前十的地区全部位于青海、西藏、内蒙古等几个边疆少数民族地区。

传统银行最关注客群包括家庭金融资产600万-800万以上的私人银行客户,家庭金融资产50万以上的财富管理或称贵宾客户,以及至少达到理财产品5万元购买门槛的理财客户。传统的银行网点、客户经理体系均围绕这些客户展开。互联网金融的出现则使得金融服务覆盖的客群,真正下沉到那些广泛存在却长期被忽视的普通大众家庭。中国民生银行2014年2月上线的直销银行,其客户的户均管理资产不到3万元;余额宝这样推崇真正的“屌丝”经济的产品,其户均余额更是只有四五千元。目标用户的下沉,在互联网时代出呈现全球化、多产品类别化的特征。如果说余额宝、直销银行主打产品等还是相对低风险、普适化的现金类金融产品和服务,美国的互联网股票交易平台Loyal3则将目标放在了相对高风险的股票交易和之前主要针对投资机构和高端个人用户的IPO上,并且将二级市场和IPO的交易门槛分别降到10美元和350美元。

包括蚂蚁微贷、P2P在内的小微融资,也是拓展金融服务边界的创新。由于缺乏有效的抵质押物和完善的信用记录,加之融资需求小、频、急,小微企业往往难以从银行等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传统信贷模式下,银行对小微企业开展尽职调查的成本高,一笔10万元小微企业信贷与一笔1亿元大企业信贷的流程和操作成本差不多,这也难怪商业银行缺乏小微企业信贷的积极性。根据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中国小微企业调研报告》【7】,中国5600万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中,有借债的约占三分之一,真正从银行获得贷款的仅11.9%。大部分国有银行及股份制银行小微企业贷款的户均余额在300万-500万之间,个别银行甚至超过1000万,说明银行关注的仍是规模较大的小企业,而非真正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

以蚂蚁微贷为代表的电商网络贷款,以及P2P、众筹等互联网金融业态,真正将目标客群落在难以被传统金融机构覆盖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身上。其中,蚂蚁微贷挖掘阿里巴巴B2B、淘宝、天猫平台上网络商户的信用和行为数据,提供小额贷款服务。其部分信贷产品,如淘宝订单贷款,自动生成客户的信用评分和可授予的信用额度,贷款申请和管理全过程在互联网上完成,具有“3-1-0”特征:3分钟完成在线申请;1秒钟获贷;0人工干预,整个流程实现全自动。传统信贷模式下单笔信贷操作成本可能高达2,000元,针对淘宝卖家的信用贷款单笔成本则低至2元多。

未来,金融不再像工业时代一样只是以企业为中心,以生产为中心,而开始以普通消费者为中心,金融服务和产品深度嵌入人们日常生活。例如,利用快的、滴滴等打车软件,可以直接通过手机支付并分享红包。正如Brett King的《Bank 3.0》一书所说【8】,“银行不再是你前往的一个地方,而是你使用的一种服务”。

自 阿里商业评论



微信公众号:alibuy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