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正在步入无现金社会

摘要: 《纽约时报》网络版发布文章称,在瑞典,无现金未来正在逼近。应用和卡片支付的便利性令瑞典快速迈向无现金社会,在这一点上鲜有国家地区能够匹敌。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教区居民通过短信来给教堂缴纳什一税,街头摊贩自备移动信用卡读卡器来供顾客付款,就连Abba博物馆也觉得现金太过时,因而不再接受钞票和硬币支付。 鲜有国家地区在无现金化上有瑞典那么地迅速,该国对 ...

《纽约时报》网络版发布文章称,在瑞典,无现金未来正在逼近。应用和卡片支付的便利性令瑞典快速迈向无现金社会,在这一点上鲜有国家地区能够匹敌。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教区居民通过短信来给教堂缴纳什一税,街头摊贩自备移动信用卡读卡器来供顾客付款,就连Abba博物馆也觉得现金太过时,因而不再接受钞票和硬币支付。

鲜有国家地区在无现金化上有瑞典那么地迅速,该国对于用应用和卡片支付的便利性甚是入迷。

该科技前卫的国家诞生了流媒体音乐服务Spotify和《糖果粉碎传奇》(Candy Crush)开发商King。它为让数字支付更简单的创新技术所吸引。在该国,无现金化其实也是个现实问题,因为很多银行已经不再接收和分配现金。

Abba合唱团前成员比约恩·奥瓦尔斯(Bjorn Ulvaeus)指出,“随着现金在慢慢被淘汰,Abba博物馆并不想要落在时代后面,因而不再接收现金了。”

安全问题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欢迎无现金化。瑞典对于电子支付的拥抱令消费者组织和评论家感到担忧,他们警告称那样会引发越来越大的隐私威胁,会增加高级网络犯罪隐患。据瑞典司法部称,去年,电子诈骗案例剧增至14万起,较10年前翻了一番多。

评论家指出,瑞典使用现金的老年人和难民可能会被边缘化。而任何时候都使用应用来结账或者通过手机来借贷的年轻人则面临着陷入债务问题的风险。

前瑞典警察机关署长、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比约恩·埃里克松(Bjorn Eriksson)说道,“电子支付也许是一种时尚,但社会开始无现金化会引发各种各样的风险。”

然而,像奥瓦尔斯这样的支持者则认为个人安全正是国家应当无现金化的理由。在儿子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公寓数年前两次被盗窃之后,他开始只使用卡片和电子方式来支付。如今,他根本不携带现金。

他说,“有一种不安全感促使我去思考:要是这是个无现金社会,盗贼无法卖掉所偷来的东西,那会怎么样?”

无现金化趋势

钞票和硬币如今仅占瑞典经济的2%,该比例要明显低于美国(7.7%)和欧元区(10%)。根据市场调查公司欧睿国际的数据,今年,瑞典只有20%的消费支付是通过现金来完成的,该比例远远低于全球其它地区的平均水平(75%)。

卡片支付在瑞典仍然是主流——2013年信用卡和借记卡交易数量接近24亿,远高于15年前的2.13亿。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瑞典人使用应用来完成日常的交易,卡片也面临着竞争。

超过一半的瑞典大银行(其中包括北欧斯安银行、瑞典银行、北欧联合银行等)分行并不储备现金,也不接受现金存款。它们表示,该举消除了不法分子抢劫银行的动机,因而给它们节省了大量的安保费用。

据国际清算银行称,去年,瑞典银行金库存有36亿瑞典克朗的钞票和硬币,较2010年的87亿瑞典克朗显著减少。为瑞典银行财团所控制的自动提款机如今被批量拆卸,特别是在农村地区。

现为瑞典私人安全公司协会(现金转移安全性提供商的游说组织)主席的埃里克松指责银行和信用卡公司试图“将现金挤出市场”,给卡片和电子支付让路,以获得更多的手续费收入。

“我不认为那是他们应当自作主张的事情。他们真的应当能够利用其市场力量将瑞典变成无现金社会吗?”

瑞典政府并没有寻求遏制这股无现金化趋势。如果说该趋势有给它带来什么好处的话,那就是征税变得更有效了,因为电子交易会留下痕迹。而在希腊、意大利等仍重度使用现金的国家,逃税漏税仍然是一大问题。

瑞典银行家协会官员列夫·特罗根(Leif Trogen)坦言,银行确实能够从无现金化革命中获得不菲的手续费收入。但他也指出,鉴于银行和企业用现金做交易也是要成本的,减少现金的使用在财务上是有好处的。

当然,现金还没被废弃。瑞典央行预计,现金将会快速衰退,但未来20年仍将流通。该央行最近也发行了新版纸币和硬币。

但对于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来说,现金已经不再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在哥德堡大学,学生们称他们基本上只使用卡片和电子方式来支付。23岁的汉娜·埃克(Hannah Ek)说道,“没有人使用现金了,我想我们这一代没有现金也可以生活。”

她也承认,无现金化的弊端在于,容易随意花钱。“我花的钱的确多了。而要是我拿着的是500克朗的钞票,我花起来会更谨慎的。”(500克朗约合58美元。)

潮流渗透至街头和教堂

无现金化潮流甚至渗透到了瑞典的街头小巷。

65岁的斯蒂芬·维克伯格(Stefan Wikberg)在失去IT技术员工作之后流浪了4年时间。他现在有地方住了。他在给慈善组织Situation Stockholm卖杂志,在注意到几乎没有随身携带现金之后,他开始使用移动卡片读卡器来接受支付。

他打出标示说他接受Visa、万事达和美国运通卡支付。“当人们说‘我没有零钱’时,我会跟他们说可以用卡片支付,甚至也可以通过短信支付。”自两年前采用读卡器以来,他的销售额增长了30%。

Filadelfia Stockholm教堂执行牧师索伦·埃斯克森(Soren Eskilsson)称,如今,1000名教区居民中很少人携带现金了,因而教堂必须得适应这种情况。

在最近的周日礼拜期间,该教堂的银行账号投映在了一个大屏幕上。礼拜者掏出手机,通过一款名为Swish的应用即可缴纳什一税。瑞典各大银行联手设立的Swish支付系统正快速成为传统卡片的竞争对手。

其他的教堂会众则在一台名为Kollektomat的特制卡片机前排队,通过该机器他们可以将基金转移到其它的教堂。去年,在教堂所收缴的2000万克朗什一税中,超过85%是通过卡片或者数字形式支付的。

埃斯克森指出,“现在人们给教堂缴纳的钱变多了,因为支付电子化了,更简便了。”他补充道,由于需要处理的现金减少,教堂也节省了安保成本。

虽然无现金化可带来便利,但就连受益者也认为它存在弊端。

移动读卡器生产商iZettle创始人雅各布·德·吉尔(Jacob de Geer)说道,“瑞典一直都走在了科技的前沿,因此它很容易就拥抱这一潮流。但如果你仅通过电子形式支付,政府就能够知道你的一举一动。”

但在iZettle看来,这种担忧被过分夸大了。他说,“无现金社会有着各种各样的好处,它是一种乌托邦式的想法,但我们已经非常接近实现了。”

在去取车的路上,他在一个热狗小摊前停下了脚步。而正当他准备支付埋单时,摊贩却告知他读卡器坏了。“不好意思,你得使用现金了。”

via:nytimes



无觅评论,优化体验,加强品牌价值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